当前位置: 主页 > 常州交通广播 > 嫡孤:《倚天屠龙记》后记中,周芷若最后对张无忌说的那段话,为什么金庸说小弟弟和小妹妹们不会懂,对此你怎么看?

嫡孤:《倚天屠龙记》后记中,周芷若最后对张无忌说的那段话,为什么金庸说小弟弟和小妹妹们不会懂,对此你怎么看?

发布时间:2020-08-01 14:26内容来源:http://www.czdfmr.com 点击:

这是金庸对婚后烟火生活的无奈阐述。



我们无论看武侠小说还是言情小说,都会发现一个问题,男女主角轰轰烈烈爱一场,要不步入婚姻殿堂结婚生子,要么隐入江湖放羊牧马,过上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幸福生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而看武侠言情的都是小弟弟小妹妹,不是想着遇到白马王子白雪公主,就是想着骑马仗剑走天涯,理想简直不要太丰满。



但是我们知道现实很骨感。不论当初爱的多么轰轰烈烈,结婚之后都要过着平淡无奇的烟火生活,终日为了一口饭累得要死,处理各种人际关系,每天吵吵闹闹,互相指责抱怨,没有一丝温馨。其实这正是婚姻的本质。婚姻的本质并不是爱情这种上层建筑,而是物质基础。有钱就能解决百分之八十的烦恼,贫贱夫妻百事哀。



当生活变成一潭死水,人们就会想起旧日的美好,比如初恋情人。想着如果跟初恋在一起修成正果,就会过着永远美好幸福的生活,没有现在这么多琐碎无聊。

周芷若跟张无忌说,等你们结婚生了孩子,过上几年,你就会经常想起我。这是对的,可是也就想一想而已,没人会真的抛家舍业重温旧梦,重温了,也是噩梦。最近一起凶杀案为此作了例证。



武侠小说是成人的童话,童话就是公主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金庸这个结局改的不像童话了,可谓画蛇添足。

在新修版《倚天屠龙记》的后记中,金庸是这么写的:周芷若对张无忌说:“你只管和她做夫妻、生娃娃,过得十年八年,你心里就只会想着我,不舍得我了。”这种感情,小弟弟、小妹妹们是不懂的。

为什么金庸会这么写呢?居士我认为,这只是金庸对于七年之痒的一种含蓄表达。其实张爱玲也说过类似的话: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对于张无忌来说,赵敏与周芷若恰似红玫瑰与白玫瑰。赵敏娇艳明媚,如同热烈的红色,而周芷若虽然是个心机婊,但却楚楚可怜,像是静谧的白色。

无论张无忌最终跟谁在一起,时间都会磨平所有的激情。如果张无忌选择了与赵敏一起隐居于蒙古草原,作夫妻、生娃娃,那么当年那个足智多谋、敢爱敢恨的赵敏最终会归于平淡,成为墙上的一抹蚊子血。

再加上新修版的结尾处,周芷若让张无忌兑现承诺,答允自己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就是不同赵敏举行正式的婚礼。张无忌虽然与赵敏作夫妻、生娃娃,却没有正式的夫妻名分。那么久而久之,当激情平息后,张无忌难免再想起周芷若,而且还没有道德负担,因为毕竟没有明媒正娶。。虽然周芷若做了不少坏事,但毕竟没有伤害人命,而张无忌又是个宽容的人,会只记得周芷若的好,忘记她的坏。

其实,世间的夫妻又很多都是如此,相处得久了,陷入生活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之中,便遭遇了七年之痒。痒在心头,抓不得,挠不得,却时时勾着你的心。于是很多人就有了别样的心思,开始想初恋,想老同学,想年轻同事,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当然,这些只是周芷若的一厢情愿,十年、八年后到底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但是这一情节却显示出周芷若是个彻头彻尾的心机婊。

一切有为法,如梦亦如露。我是梦露居士,为你解读金庸武侠。欢迎关注,阅读系列文章。

还记得倚天屠龙记中周芷若与张无忌最经典的对话:

周芷若冷笑道:“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这一段堪称倚天屠龙里最令人心碎崩泪的点,萦绕心间的不是那刺的一剑,不是那唇上留红,就是这生生的“问心有愧”。

恨即是爱到刻骨

爱情之于人来讲,永远是最难割舍的,人们口中时间能消磨一切,大多是你瞒我瞒的借口,试问谁能真正放下那令人悸动的澎湃感呢?

难讲,难讲。

不过是一场酣酒过后,诉了衷肠,依旧思量,偷偷给自己一些难过的余地。

想忆那日喂食之恩,再忆那时弃婚之恨。无人能跳出爱情的怪圈。

周芷若嫁给宋青书,必是真心。她心里有一块阴影,自己也不去涉及,只是没人的时候可以悄悄一场感伤,余下的天地容纳了与宋青书的平淡夫妻之乐,骨气让她面对张无忌的时候胸怀坦荡。

“倘若我问心有愧”

这句话若是换了人,必是道不出,可当对象是那个和她青梅竹马的无忌哥哥,她心里自是不怕的,他人笑我如何?问心有愧又如何?还不是浑浑噩噩这些年,只求来世缘。

周芷若应该明白,爱没有公平,即便心里有愧,即便当日有情,他没选择她,就不必再求。那些个什么赵敏的愿望,若是不爱,张也不必成全。若是成全,想必魂早就被勾走了。

芷若很多时候是自私的,而赵敏聪明的让张无忌看到了她的优点,芷若的被动、被选择的困境导致她屡屡被赵敏压制。

若是安安稳稳的一生,想必都能在原有的轨迹上平淡过活,但谁又能拒绝改变的诱惑。不然便没了明教教主,不然也没了峨眉掌门。

说白了,今日的一切都与昨日的种种陈陈相因。有愧与无愧之间也只是芷若自己导致的环境改变,做出的心态改变。






嫡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