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常州网警 > 解读|这次的国新办武汉发布会,中医药是唯一主题

解读|这次的国新办武汉发布会,中医药是唯一主题

发布时间:2020-03-24 21:58内容来源:http://www.czdfmr.com 点击:

网友评论:

应大力宏扬中医药,中西结合是最佳选择!

中医是国粹 发展传承是根本。必须拥有独立的中医管理体系。

多年前遇良医 ,深信中医。

家里不经历一次被西医院治死的经历,有些人就很难从鄙视中医的陷阱里跳脱出来

中医不必囿于西医、“科学”的束缚,要注重传承与创新、疗效与成本的有机结合!

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将中医药推到了台前。

但是,自疫情发端以来,中医药治疗的介入伴随在疑惑、力挺或观望的声音之中。

时至今日,包括武汉在内的国内各省市的本土确诊病例多日归零,中医与西医相结合的治疗方案,也最终收获了认可与赞誉。

“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3月23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以中医药在防治新冠肺炎中的重要作用为主题,在湖北武汉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说,中医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能够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能够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能够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

这是国务院新闻办在武汉一线举办的第九场发布活动,也是首次将中医药防疫作为专门的发布主题。

受邀出席的发布嘉宾,除余艳红外,还有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研究员,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教授,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邱海波教授。

“这次的实践再次充分证明,中医药学这个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屡经考验,历久弥新,值得珍惜,它依然好使、管用,并且经济易行。”在发布会的开场,余艳红如是说。

方舱医院里的中医药

自1月27日奔赴武汉开始,年过古稀的张伯礼院士至今仍然在疫情防控一线奔走。他也是主导并见证中医药诊疗推动防疫进程的主要专家之一。

发布会上,他讲述起这两个月以来的中医药治疗实践过程。

最初的那段日子,是没有有效的药物,也没有疫苗的,于是,中医专家主张给病人发放中药汤剂和中成药。“开始不太顺利,武汉13个区,我们第一天只发放了3000多。”但是就在两三天之后,大家看到了中药的疗效,烧退了、咳嗽减了,就主动要药喝,每天可以发放1万多袋药,之后越来越多,共发了60多万人份的药物。

张伯礼还给出了一组数据。“2月初到2月中旬,‘四类人员’当中的确诊比例是80%多,到了中旬就降到了30%,到2月底的时候就降到了个位数,所以我们说集中隔离,普遍服中药,阻止了疫情的蔓延,是我们取胜的基础。”

后来,为实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分类管理、科学施治,方舱医院诞生。“方舱不同于一般医院,成百上千人集中在一个大厅里,管理就是个大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刘清泉教授共同向指挥部提出来,中医进方舱,同时我们建立了中医的方舱医院。”这就是江夏方舱医院,张伯礼也担任了该院的院长。

方舱医院之中主要是轻症的和普通型患者,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新冠肺炎一般重症占比13%左右,危重症占比7%左右,所以轻症不转为重症是方舱医院的重要目标。为此,江夏方舱医院采取了中医药为主的中西医综合治疗,除了给汤剂或者口服的中成药以外,还有按摩、刮痧、贴敷等综合治疗。这样的治疗方式,也让江夏方舱医院的564名患者无一例转为重症。

随后,这个经验方法被推广到更多个方舱医院。“一万多名患者普遍使用了中药,各个方舱的转重率基本上就是2%到5%左右。应该说,在方舱中医综合治疗,显著降低了由轻症转为重症的比例,是我们取得胜利的关键。”张伯礼说。

但对于重症患者,仍然强调西医为主、中医配合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方式。“但是中医配合有的时候是四两拨千斤,中医在金银潭医院、在湖北省中西结合医院、雷神山医院都参加了重症救治,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们的经验是中药注射剂要大胆使用、早点使用。”张伯礼举例说,比如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对稳定病人的血氧饱和度、提高氧合水平具有作用;痰热清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和抗生素具有协同作用;血必净对抑制炎症风暴控制病情进展有一定的效果。

当病人病毒转阴出院并进入隔离点进行康复时,有时会出席乏力、咳嗽、精神不振等症状,其肺部的炎症尚未完全吸收,免疫功能也没有完全修复。“这种情况下,我们采用中西医结合办法,做一些呼吸锻炼,同时配合中医药针灸、按摩等综合疗法,可以改善症状,促进肺部炎症吸收,对脏器损伤的保护、对免疫功能的修复都有积极作用。”张伯礼说。

当中医药防疫走向国际

当前中国境内本土新增确诊病例已连日为零,但境外多个国家的疫情仍在蔓延。发布会上,有媒体记者提问称,中方向意大利运送了医疗物资,并派出包含中医在内的医疗团队,有许多人认为中医并不科学,是否担心西方病人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中医?

“中医和西医虽属两个不同的医学体系,对健康、疾病有不同的认识角度,但是他们都会基于实际的临床疗效标准。”黄璐琦院士明确回应了这一质疑,“正是因为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现在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

他同时介绍了三个治疗新冠肺炎的中医药方。第一个清肺排毒方,是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的通方。在全国10个省份,除湖北省以外,66个定点医疗机构对其收治的1264名确诊患者使用了清肺排毒方,已经治愈出院1214例,“并且,我们对57例重症患者采用了中西医结合治疗,服用清肺排毒汤,临床观察其中42例治愈出院,占到了73.7%,无一例转为危重型。患者肺部影像显示,服用清肺排毒汤两个疗程后,肺部病灶缩小和吸收。”

第二个是宣肺败毒方。黄璐琦介绍,在武汉市中医医院和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单位开展的宣肺败毒方研究结果显示,该方在控制炎症、提高淋巴细胞技术方面具有显著疗效,患者淋巴细胞的恢复能够提高17%,临床治愈率能够提高22%,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使用该方治疗轻型、普通型患者40例,平均转阴时间为9.66天,无一例转为重型和危重型。同时,CT诊断好转率为85%。“在武汉市中医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江夏方舱医院通过对使用该方治疗的500例患者的队列研究,结果显示,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明显减轻,CT诊断显示治疗后显著改善,无一例转重。”

第三个为化湿败毒方。“这张化湿败毒方是在国家诊疗方案推荐的方剂基础上,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结合临床救治凝结而成,分别在金银潭医院、东西湖方舱医院等开展了重型、普通型、轻型的临床疗效观察。”黄璐琦说,在金银潭医院临床对照入组的75例重症患者中,CT诊断的肺部炎症以及临床症状的改善非常明显,临床转阴时间和住院时间平均缩短3天;在东西湖方舱医院随机观察轻型、普通型894例,其中使用化湿败毒方的患者共452例,最后确诊该方的有效。

“我们对服用化湿败毒方颗粒患者的肝肾功能进行跟踪检测,未发现与药物相关的不良反应。在实验方面,我们通过新型冠状病毒的小鼠模型评价,发现该方可以降低肺组织病毒载量的30%。”他说,3月18日,化湿败毒方已正式获得国家药监局药物临床实验的批件。

dgl-02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